• 李开复自传:世界因你而不同之谷歌的童话世界(二)

    郭去疾在谷歌当产品经理的时候,经历过同样的事情。有一天,他去谷歌的某个办公室开一个产品策略会,当他推开门,发现有好几个人都不认识,他有点纳闷,不过他还是坐下来,打开手提电脑,准备开会用的资料。过了一会儿,他就发现谷歌的CEO艾瑞克·施密特来了,又过了一会儿,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也走了进来。会议就这么开始了,在座的人就谷歌的欧洲战略交谈起来。“完了,我一定是走错会议室了!这是一个最高级别的会议。”不过,郭去疾很快发现这个会议就像平时所有的会议一样,遵循着开放的原则,大家都相信这个陌生的小伙子有参加这个会的理由,没有人质问他为什么在这儿。

    谷歌是一个允许犯错误的公司。因为谷歌知道,一家公司的成长就如同一个孩子的成长,犯错不可避免,而每一次错误都可以收获一些经验。谷歌公司有一个负责自动化广告系统的副总裁沙里尔·桑伯格(Sheryl Sandberg),她有一年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导致公司损失了几百万美元。当她意识到这个错误的严重性时,感到十分痛苦和内疚。当她去找拉里·佩奇道歉时,拉里竟然说,“不必道歉,我很高兴你犯了这个错误,因为我希望这个公司是个跑太快、做太多的公司,而不是一个做太少、太小心的公司。跑太快、做太多不免会犯错。如果不犯错,反而意味着我们没有冒足够的风险!”

    这就是谷歌王国里真实的童话。而我非常高兴,尽管历经千辛万苦,我最终还是踏进了这个王国。

    9月14日下午,我见到了艾瑞克·施密特,他跑来祝贺我到谷歌上班,同时也向我介绍这期间公司雇用的另一位中国区联合总裁周韶宁。他对我说:“开复,我们太高兴你来上班了!你在庭上的表现实在太出色了!”我的老板艾伦·尤斯塔斯也来找我,他兴奋地说:“知道你来上班了,开复,有几个你的老朋友想见见你!”

    我被艾伦带到了另一间大会议室,推开门,我的天!不是几个人,而是几百号人!仔细一看,真的全是我的老朋友,有我的前SGI同事,有我的前微软同事,有谷歌各个部门的员工,还有公司中的所有华人。他们知道我今天正式上班,特意为我举办了一个欢迎party。

    看着满满一屋子人,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内心的感受,只能点头和微笑。就在这时,会议室的另一道门打开了,我们的大厨推出了一辆小车,车上是一个巨大的蛋糕。

    我被推到了话筒前。这一次,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次演讲,它是历经艰辛之后的一次就职演讲,因此我的言语之中更多的是感动,不过,我还是用一个美国式的笑话开头。我说:“今天是我最兴奋的一天,因为从今天开始,我就不必整天和律师一块儿工作了!”

    屋子里响起一阵笑声。我接着说:“其实,我非常感谢我的律师。你们也都知道,我来这里的过程充满了艰辛,是我的律师团队不眠不休地为我争取到了自由。过程越是艰难,我为这个公司服务的渴望就越强烈。另外,我真正庆幸的是,我终于可以和你们一起工作了!你们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工程师,能和你们一起工作让我非常激动!”

    新公司,新环境,这里的一切,都让我感觉非常的开心和安心,就像后来我跟媒体记者说的那样,我感觉自己年轻了10岁。在这一刻,我忽然体会到在微软离职之前看到满天焰火的感受,璀璨的烟花点亮了我的世界。

    在总部工作的那几天,经常有一些素不相识的谷歌员工在走廊碰见我时,嘴巴都会忽然张得大大的。我甚至听见有人惊讶地说:“I had a KaiFu Lee sighting today!(哇,我今天居然看到了李开复!)”在英文中,“sighting”通常是指看到了非常罕见的东西,例如UFO之类。我第一次感觉到,这场世纪诉讼真的让我变成了“名人”!

    本文转载于Chinaz.com

  • 李开复自传:世界因你而不同之谷歌的童话世界(一)

    《世界因你不同:李开复自传》是李开复唯一的一本自传,透过这本自传,李开复真诚讲述了他鲜为人知的成长史、风雨兼程的成功史和烛照人生的心灵史,也首次全面披露了他亲历的苹果、微软、谷歌等IT巨头风云变幻的内幕。娓娓道来,字字珠玑。这是本书的第十章–谷歌的童话世界。

    感受谷歌

    离开微软,进入谷歌,就像是进入了一个童话世界。

    9月14日,我飞到谷歌位于山景城的总部,为回中国做一系列的准备工作。

    山景城位于美国加州圣克拉拉县,是硅谷的主要组成部分,谷歌的总部就在斯坦福大学旁边。它的建筑很奇特,四座大楼组成的楼群,通过二楼悬空的“廊桥”联在了一起。这组大楼原本是SGI公司的,当时的SGI如日中天,时任CEO的艾德·麦克莱肯请来了最著名的设计师,他的目标很简单:造一座办公大楼,让整个硅谷为之瞩目。

    结果,四座大楼共占地47万平方米,单位面积的花费是其他同等大楼的两倍。楼的外立面是通体透明的玻璃幕墙,楼内空间的天花板非常高,最高的地方距地面有10米。

    后来,SGI的利润大幅下滑,迫于财务压力,SGI把这组大楼以3.19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谷歌。

    所以,兜兜转转,我又回到了10多年前工作过的地方。

    我第一次回去,看到大楼里不但有巨大的恐龙骨头和太空梭模型,还有从伦敦搬来的古董电话亭,涂鸦更是随处可见,就像闯入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游乐场。

    在公司,每个工程师可以配备两台速度最快、显示屏最大的电脑,也可以随时去Tech Stop(科技小站)免费索取各种最酷的配置,例如能在飞机上使用的充电器、黑莓手机、笔记本电脑(可以选苹果的)、符合人体工学设计的键盘等。Tech Stop的专家们随时准备为工程师们解决复杂的IT问题。

    休息区的设施也令人惊叹。休息室里有游戏机、跳舞机、台球桌、桌上足球,健身房里有高档的器械,按摩室里有专业的按摩师。此外,公司还设有洗衣房和浴室,单身汉们真的可以整天泡在公司,足不出户。

    谷歌办公楼的外面有一大块草坪,公司开摇滚音乐会的时候,员工可以躺在上面,喝啤酒,晒太阳,听音乐。最惊人的是,在谷歌办公楼的顶楼,还有两个游泳池。

    说起这两个游泳池,还有一段有趣的故事。有一天,AdSense团队的工程师们说:“谷歌什么都有,就是缺一个游泳池。”谢尔盖·布林想了想说:“那好吧,如果你们能把AdSense按时做出来,我就给你们建一座游泳池!”

    工程师们果然如期交付了产品,他们跑到谢尔盖的办公室说:“嘿,我们已把AdSense做出来了,现在是不是轮到你兑现承诺了?”他们没想到,第二天,出现在他们办公室门口的,是穿着泳裤、坐在塑料玩具游泳池里的谢尔盖和拉里!

    “这就是你们的奖赏了!”“小飞侠们”顽皮地说。

    当然,这只是个玩笑。后来,两位创始人确实兑现了当初的承诺。只是因为加州寸土寸金,无法找到一块空地盖游泳池,于是,公司索性在顶楼修了两个游泳池。这两个泳池虽然长度只有4米,但其原理就像跑步机一样,有可调节的逆向水流阻挡游泳的人,让他们永远游不到对岸。

    我那几天也在谷歌总部的食堂里尽情享用了令人叹为观止的饕餮美食。众所周知,谷歌的食堂请的是五星级酒店的大厨。关于谷歌的大厨,也有不少故事,我想最具有传奇性的,就是谷歌第一任大厨查理·阿也斯(Charles Ayers)了。

    阿也斯是谷歌的第56号员工。由于谷歌特别重视员工的饮食,因此两位创始人拨给他巨额预算,以确保他可以买到优质的食材并营造出优美的用餐环境。

    谷歌的文化理念是:在公司的任何地方都追求人人平等。所以,公司先是建了一个自助餐厅,叫“查理的地盘”,人人都可以在这里吃饭。到阿也斯离开的时候,他已经打造了一支由135名厨师组成的高效团队,他们每天中午要准备上万份食物,包括素食、清真食品、中餐、日餐、泰餐、韩餐、墨西哥菜、意大利菜等各种口味。而且,谷歌餐厅对美味和健康同样重视,所有食材都是有机天然的。

    阿也斯还大力推行饮食创新。他说,我们是在一家高科技公司工作,如果厨房的工作没有创意,那就是整个企业的败笔。谷歌的雇员来自世界各地,口味千差万别,为了迎合年轻人的口味,阿也斯作了很多调查,并和食品供应商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这样,阿也斯吸引了一大批追求新鲜的年轻员工。

    作为厨师长,阿也斯同样得到了谷歌的认股权,谷歌上市后,他凭借在这样一家新生代的科技公司“掌勺”而赚得盆满钵满。2005年5月,他离开了谷歌,在硅谷当起了餐馆老板。他的离职,竟成了《纽约时报》头版的“封面故事”,该篇报道说:“自今年5月份谷歌厨师长查理·阿也斯离职后,谷歌总部的数千名工程师就陷入‘饥饿’当中。现在,这家网络搜索引擎公司的总裁正在全球为自己发动一场搜索,目标是寻找两名执行厨师长来代替查理。”

    2005年我加入谷歌的时候,阿也斯已经离开,但厨房文化却传承了下来。当我第一次走进谷歌的食堂时,我真不敢相信居然会有一家公司能够为员工提供如此奢侈的饮食。

    当时谷歌有三个不同的餐厅(现在已经有十几个餐厅了)提供极具专业水准的美食,其中最大的就是“查理的地盘”,它囊括了世界各地的各种美食,还有鲜榨的果汁以及谷歌自制的冰淇淋,有时还可以看到龙虾、鱼子酱、阿拉斯加帝王蟹这类珍贵佳肴。第二个餐厅提供亚洲食物,除了寿司、中国点心之外,每天都有新鲜的蔬菜。第三个餐厅则是健康菜区域,主要以沙拉为主。不要以为这就是单调的沙拉,服务员会贴心地用“摇滚沙拉”的方式为每一位员工服务。而且,这个区域还提供很特殊的沙拉酱,比如用鲜榨的小红莓、水蜜桃、芒果和椰子等做出的沙拉酱。最奇特的是,这里还把维生素含量很高的绿色麦草榨成新鲜“草”汁,虽然口味不佳,但那些崇尚健康饮食的员工会从中获得极大的安慰。

    在谷歌总部,有一句口号是“不出百步,必有食物”。其实,公司每天人均的食品花费并没有太高,大约等于员工半小时的工资,但是,员工一日三餐都在公司享用,不必出去吃饭,就绝对增加了远远超过半小时的工作效率。另外,优质的食物、宽松的环境,也成为谷歌吸引全球最聪明人才的法宝之一。过去数年,谷歌每年都被评为“美国员工心目中最向往的雇主”。

    在谷歌这个童话世界里,创始人希望每个人都能以最舒服的方式工作。因此,谷歌不但提供最舒适的环境、最可口的饭菜,还创造了自由和平等的文化,有一些文化,会让老牌的跨国公司感到不可思议。

    最著名的一条是:可以带宠物上班。这是让全世界惊讶的一条规矩。在谷歌,到处可以看到踱来踱去的狗。人们甚至还带着宠物去开会,而它们似乎都知道主人正在工作,这个时候就趴在地上不出声,乖乖地听着人们谈话。开会的间隙,主人还可以拍拍它们,亲亲它们,然后接着开会。不过,如果不幸赶上小狗闹脾气,一直狂叫或者不听话,就只有被“请出”会议室了。

    在谷歌,最著名的一条狗是公司副总裁乌尔斯·赫泽尔(Urs Holzle)的爱犬,这只狗身形彪悍,远看就像一匹马,我第一次见到时简直吓了一跳。“难道有人把马带到公司里来了吗?”旁边的工程师说:“不是啊,开复,那是乌尔斯的兰伯格犬啊,你不知道吗?这可是我们‘谷歌第一狗’啊!”我耸耸肩,觉得不可思议。

    除了自由以外,谷歌最推崇的文化是平等和宽容。在平等方面,我在前面一章里已经讲过员工“抢”老板办公室的故事,最后直到艾瑞克·施密特挑了一间很小的办公室才落得清净。在谷歌,大家的办公室都一样大,公司里没有鲜明的等级观念,每个人都被认为是“最优秀的”。

    有一次,一个刚刚毕业的博士生加入了谷歌,他和一位名叫彼得的老人共用一间办公室。两人很聊得来,总是一起吃午饭,一起玩桌上足球。有一次,博士生问彼得:“您的名字我一直觉得特别耳熟,您来谷歌之前做什么呢?”老人说:“我以前在大学里当教授。”“您教什么课程啊?”“我就教人工智能。我还写过一本有关这方面的教材。”“您不会就是彼得·诺维格(Peter Norvig)吧?”“对,我就是。”博士生这才发现,他原来是跟一位伟大的科学家在同一间办公室工作!

    本文转载于China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