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撸而过

    人生如梦,更确切的说应该是春梦,我低调、闷骚的四年大学生活就如打飞机一样,一撸而过。

    童鞋们在最后要走的那几天,虽说看着都像花儿一样的灿烂,但感觉个个都像被蒙在塑料大棚的菜一样,看不见真实的阳光。

    我没有哭,不知道为何要哭,莫非是我太蛋定了?为毛那么多女孩子都会因为毕业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不就是离别,不就是毕业,不就是。。。哭毛。。。

    毕业了地球照样转,一秒也不慢,再哭也改不了太平洋水的咸度。

    走吧,毕业并不意味着什么,只是发了张纸,盖个章,仅此而已。